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国际彩票 >第443章 最深的痛

第443章 最深的痛

“那你不又成了孤单一个?”云瑶不禁为他心疼,要是他们早一点相遇,该有多好!

“孤单一个不是最可悲的,最可悲的是后来我交的几个朋友,不是骗我就是害我,要不就是想从我这里套出点什么消息,每个人都虚伪的可怕,他们可以前一秒对你笑,后一秒就在背后捅你一刀,这种感觉,你能理解吗?”北夜辰有些无奈的望了云瑶一眼。

“我初到凡间,也曾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,那时候,我什么都不懂,几次三番被人骗,若不是有法力护身,恐怕早已落入虎口。神仙和凡人其实也并无两样,有好有坏,鱼龙混杂,你说的,我自然明白。”云瑶想起过往,眸中也泛起一丝落寞。

北夜辰看出她眼底的伤感,心里一丝痛楚划过,她到凡间是为了寻神武的转世。可对于一向娇生惯养的她来说,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去生存,恐怕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吧。

他若能早些与她相识,必然舍不得她如此苦自己。

北夜辰嘴角划过一抹浅笑,却苦涩之极。“其实这些也都不算什么,时间长了。也就淡忘了。我那时候是真的很傻,前一秒还在难过,后一秒就又能乐又能笑了。可能我跟你说,你都不会相信,小时候的我,真的很乐天派,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在乎,单纯没有心机,所以也不会去怨恨去痛苦。”

“小孩子的心都是纯净的,所以才会无忧无虑,其实这样子也很好啊。”云瑶虽然很难想象出他小时候的那副样子,但心里却是完全相信他的话,因为她小时候,其实也挺没心没肺的。小孩子要那么多心机做什么,整天想着算计别人,那还不得累死。

“可我觉得不好。”北夜辰冷冷的一句,“云瑶,若一个人连防范之心都没有,那他的下场一定会很惨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什么可是。”北夜辰直接打断了她的话,眸光黯然道:“你小时候过的无忧无虑,是因为你父皇母后把你保护的很好,你根本不需要去操心外界带来的任何危险和压力。可我不一样,我单独离家闯荡,几乎和北方天庭失了联系,我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在另一片天空下打拼,其中的艰难险阻,你根本不会明白。”

云瑶垂眸片刻,温柔的语气安慰着他。“夜辰,我虽然不明白,但我能够想象得到,我早就猜到你的成长经历必然坎坷曲折,却没想到会如此苦楚。能告诉我,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“后来……”北夜辰眸中泛起一抹痛色,“后来天门大赛在即,师兄妹之间会经常比武切磋,就在那个时候,我认识了素雅,她是天门尊者的大女儿,可是却因为不受宠爱,仙法低劣,故而遭到其他兄妹的排挤,与我也算同病相怜吧。”

“既是长女,为何会不受宠呢?”云瑶一时不解的问出口。

“天门尊者娶过两个妻子,第一任妻子是他还未成仙时的发妻,素雅出生没几年,她母亲就去世了,天门尊者丧妻之痛无处排解,这才看破世俗,出家修道。成仙后他又娶了樱若仙子,生下一双儿女,素雅从此在家,自然就没了地位。有一次,看她被人以比武切磋的名义欺负,我便上去打抱不平,这才与她渐渐熟络起来,她从此把我当成了倾诉对象,把家里的那些不愉快统统说给我听,我们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”北夜辰说到此处,却看云瑶一脸神游天外的模样,不禁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,“在想什么?有没有听我说?”

“当然有啊。”云瑶回过神来,“我是在想,按这样发展下去,你岂不是要爱上她?”

“我那时候不过是个孩童,跟她只是纯粹的友谊,你想到哪儿去了?”北夜辰无语的瞪了她一眼,云瑶讪笑了一下,拉着他讨好道:“我开个玩笑嘛,继续说,继续说。”

“后来,我们就真的成了很好的朋友,经常一起练剑,切磋武艺,我那时候的法力已经精进很多,不时提点她,她的法力也日益进步。她年龄比我大些,对我的生活很是照顾。我出门在外,很少感受到这样的温暖新万博官网是中国第一中文分类游戏网站,涵盖电子游戏、娱乐城游戏、体育竞猜等分类游戏,万博体育APP满足您不同的游戏需求。万博体育APP同时也是您最好的免费游戏网站。,故而格外珍惜。却没想到,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,几乎把我打入无底深渊之中……”

感受到北夜辰的手掌间传来的寒意,云瑶小心翼翼问出口道:“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天门大赛召开的前一天,天门尊者的道法全集突然不见了,那本书里记载了道家的无上心法,还有历届天门大赛的考题记录。天门尊者视若珍宝,却没想到竟会突然丢失。当时我尚不知情,等我知道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太迟了。那本书莫名其妙从我房间里被搜出,我一时成了众矢之的,不管我怎么否认,都没有人相信我,天门尊者身边那几位顽固的长老像三堂会审一般把我带到众人面前,逼着我认错,我疯狂的想逃避,却被他们拦住了去路,关进了密室里面壁思过,我的拳头在密室的墙面上砸的血肉模糊,却没有人来理会我。他们就这样给我定了罪,不断有人来劝我承认罪状,几乎成了车轮战。你能想象得到那种画面吗?我当时只是个孩子,怕的要死,恨的要死,却无能为力……”北夜辰眸中全然是凄楚,那一层层剥开的黑暗史,每一次想起,还是会痛彻心扉。

“夜辰,他们竟然……”云瑶紧握着他的手,心疼他的遭遇,一个小孩子就算犯了错,也不至于当众羞辱,何况他是无辜,他们竟然这般对他,他的自尊被狠狠践踏,该有多么痛苦和绝望!

北夜辰轻纾出一口气,继续说下去。“后来他们告诉我,只要我承认,他们就放我出去。我当时已经完全崩溃了,只想着快点了结此事,快点逃离这个鬼地方,所以我就做了我这辈子最愚蠢的一个决定。”

“你承认了?”云瑶惊问出口,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。

北夜辰沉默了片刻,才艰涩的从唇角溢出一个“是”字。云瑶心都跟着揪疼起来,“夜辰……”伸手抱住他,却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“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,很懦弱,可我有什么办法,我只恨人心险恶,我只怪我自己太过愚蠢,当年的我,真的无助到了极点。我在几位长老面前承认了偷书的“罪行”,被逐出了天门阁,连事情的真相都不知道是什么,就那样被赶了出来。”北夜辰轻呼出一口气,一回忆那段往事,心仿佛被恶鬼撕扯着,疼的快要窒息。屈辱和不甘一起涌上心头,若不是云瑶在旁陪伴,他真想疯狂的砸东西才能缓解心中的怒火。“小时候,父王对我的管教一向严厉,我虽对他敬爱有加,但心里其实是有些怕他的,我一度不敢回家,直到父王雷霆大怒的把我抓了回去,话都没问清楚,就把我暴打一顿,他那时是真的动了怒,整个人像火山喷发一样,恨铁不成钢的蹬着我,逼问我为何要做下如此丢人现眼之事,幸亏在天门阁时我用的是假身份,名字也是假的,否则北方天庭的颜面定会败在我手上。”

“那你为何不向你父王解释清楚呢?他毕竟是你父亲,难道连他都不信你?”云瑶抬起头来,眼里已经泛起水雾,急切的凝望着他。

“这也是我至今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,我那时太过懦弱胆小,毕竟年幼,被父王这一顿训斥一顿打,便只想着快点了结此事,我没有想到后果的严重性,故而连解释的话都没说,便向我父王认了错。我眼睁睁看着父王被我气的绷紧了面容,那一双痛惜的眸子像两把飞剑一样直直插入我心口,当父王几乎哽咽的声音指着我道:“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逆子!你太让我寒心了!”那一刻,我的世界都破灭了,我连死的都有了。可我不甘心啊,我想着就算要死,我也要查明了真相再死,我要还我自己一个清白。那一夜,我准备离家出走,重返天门阁查个清楚,我离开时,去偷偷看了父王,见他对着母后的遗像痛声述说着他的教导无方,他每一句的自责,每一句的悔恨,每一句的惋惜,都一声声叩击在我的胸口,压的我喘不过气来,我看到父王眼角的泪光,我的心顿时碎成一片一片,每一片都染着血泪,我的血泪,我一家人的血泪!直到那一刻,我才知道,他原来是爱我的!我悔之晚矣,想要冲上前去告诉他,却终究还是缺乏了那么一点勇气。转身离开时。我心里暗暗发誓,要拿着证据回来,拿着证据回来告诉他真相!我不要因我的过失,让我的家人都替我背负这罪孽!那样,就算是死,我都会死不瞑目!”

“到底是谁在害你?哪个混蛋这么缺德?”云瑶眼里已经泛起泪光,这么不堪的罪名,新万博官网是中国第一中文分类游戏网站,涵盖电子游戏、娱乐城游戏、体育竞猜等分类游戏,万博体育APP满足您不同的游戏需求。万博体育APP同时也是您最好的免费游戏网站。落在他的身上,连亲人都跟着一起受罪!她可以想象的到,他是有多么的痛苦和绝望!

北夜辰一拳砸在身边的石头上,面色都变得有些狰狞,黯哑着声音,继续那未完的故事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